度安

枕流漱石。

万劫不复

*百合向
*色气向
*请谨慎阅读


她略微仰起头,看向眼前的女人。

她们挨得太近,近到她都能看清女人形状姣好的唇上的纹理。女人黑色的长发垂下来,轻扫在她的额上,痒痒的。

她很清楚对方的风衣口袋里安安稳稳躺着一支手枪——而她没有任何机会去夺走。手枪已上膛,十七发子弹,总有一发能够置她于死地。

坦白讲,她已经忘记,她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。

女人伸出一根修长的指头,抬起她的下巴,示意她看向自己。她照做了。

女人的眼睛很好看,是双丹凤眼,墨色的瞳孔和眼白形成鲜明对比。不过她还是最喜欢那双眼蕴含的意境——深邃如星河,她从未看透。

“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万劫不复。”

女人开口,音色浓醇似酒,她几乎要沉醉于此。

然而她没有。

女人的指尖缓缓向下移,她轻喘了下,身子微微颤了颤,头扬地更起,把脆弱的咽喉完完全全暴露在女人的视线内。

女人的指甲不长,修剪地很圆润。不过尽管如此,那根手指掠过她喉部时,她还是有种被割喉放血的恐惧感,濒临死亡的感觉在一瞬如潮水般涌来。

接着那根手指停在她的锁骨上,缓缓画着圈,若即若离,漫不经心地挑逗着她脑中紧绷的那根弦。

“而对于你来说,万劫不复并不是仅仅指你的死亡,还是你的所爱离你远去。”

“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万劫不复。”

她微笑着,眼睛眯了起来。

女人的指头不再徘徊,而是往上,顺着原先的路线慢慢向回爬。

“那么,我就要拯救自己不要被你万劫不复咯。”

她笑得动人,好像只是在讨论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那样轻松。

女人把指头停在她的唇上,低低地“嘘”了一声。

“行动。”

她扬了扬柳叶细眉,眼角微微上挑。她看向女人,眼波流转,媚眼如丝,简直可以叫人勾了魂去。

然而对方不为所动,平静的脸上毫无波澜。

她张嘴,伸出一点红润的舌尖,尝试着舔了下按压在唇上的手指。对方几乎不可察觉地一颤。

她嗓子里发出一声极轻的呻吟,尔后便将第一个指节全部接纳进口腔。

口腔内的感觉是难以言状的美妙,温热,湿滑。而她舌尖的软肉缓慢地在手指上来回滑过,并用牙齿不时调皮地轻轻啃咬。

她感到女人的手指向前探了探,接着搅动起来,她充耳都是粘腻的水声,淫靡的惊心动魄。她眨了眨眼,才发现不知何时眼眶被泪浸过了,有些酸涩。

她轻轻搭上女人的手腕,希望对方先停一下,继而偏头,吻住湿漉漉的手指的外侧,向根部舔去,然后再舔回来。

反复几次后,吻到指根时她顿住了,向后退去,使对方的手指离开口腔,还牵着条透明的丝。

她的呼吸有些紊乱,双颊潮红,看上去实在有些狼狈。而女人却截然相反。

女人从风衣中取出一条丝帕,擦拭着手指上晶莹的津液,直至完全干净。

她看着女人,然后轻笑了起来,伸舌舔了下唇。

女人也看着她,什么也没有说,什么也没有做。眼神依旧高深莫测。

她踮起脚,眼中还几分迷离。嘴角还有些未来得及吞咽的唾液,她也没去擦。

她凑到女人耳边,声音有些发颤,却是一字一顿无比清晰地说道——

“可是,我已经万劫不复了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7)